座堂歷史及建築導賞

座堂歷史及建築導賞

【主教座堂外觀及結構】

座堂歷史

香港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設計簡樸、高雅,百多年來見證了香港社會的滄桑。

第一座主教座堂是於1843年落成,位於威靈頓街和缽典乍街之間。不幸這座教堂於1859年擴建工程接近完成時被一場大火焚毀。其後於1860年重建一座新的教堂。1881年教會當局鑑於鄰近環境不宜再作宗教聚會地點,於是在堅道購地建造現時的主教座堂。威靈頓街的教堂便於1886年被商家購買後拆卸。現時的主教座堂於1888年12月7日聖母無原罪節日前夕舉行建築落成首次的獻祭,翌日正式開放啟用。當時的香港主教是高主教 (Msgr. Raimondi)。

1941年12月11日,日軍一枚從九龍隔岸發射的砲彈擊中教堂後方的一根石柱,造成破壞。而教堂側面向堅道的一方本來建有一道門廊,在1970年代因為要興建教區中心而被拆卸。設置於經樓上的管風琴,現只剩下了那些簧管作為裝飾。彈奏的樂器已由電子琴代替,顯示現代科技觸發的新陳代謝的力量。

這座教堂由落成到現在(2022年)共一百三十四年,是香港的歷史文物之一。1988年及1992年香港郵政總局曾先後用主教座堂的圖案出紀念郵票。

座堂建築

這教堂是一座仿英國歌德式設計的建築物,由倫敦一間公司負責設計。教堂的形狀猶如一個拉丁十字架,但它的右邊卻較左邊短,全長八十二米,闊四十米,高二十三點七米(不包括頂端之十字架),共有38條花崗柱,設有座位一千多個。主祭台位於中殿和耳殿的交匯處,是整個教堂結構的焦點所在。在祭台的西北面特設有主教的寶座,亦因此稱這教堂為主教座堂。

【主教座堂正面】
【主教座堂正門】
【主教座堂正門石榴】
【主教座堂聖母山】
【主教座堂主教座】

座堂內部

主教座堂內處處都與聖者有關連,主祭台的雲石地板下面安放了十位聖者的聖髑。牆壁和石柱上,共安放了近二十位聖人的塑像。彩色玻璃窗上也是聖人的畫像和事蹟。

【主教座堂教堂頂】
【主教座堂傳道聖人】
【主教座堂聖人像】
【主教座堂聖路加】
【主教座堂聖類斯】

香港教區第一位監牧若瑟神父(Theodore Joset)的墓碑現恭放在這座主教座堂祭衣房的門口地台上。在平放地面的石碑上,以拉丁文簡單記載了他的生平。正對著這石碑的牆上,原放有一尊木刻的聖母像。這尊聖母像頭戴皇冠,腳踏蛇頭,稱為「無染原罪聖母」,是於1954年聖母年時由全港公教女學生捐贈,而聖母像頭上的冠冕,則是本港天主教婦女送的。2008年這聖母像被移放到福傳小堂,代表聖母陪伴香港教區成長。

【主教座堂墓碑】
【主教座堂聖福約瑟神父】

主教座堂內設有四個小堂,他們由左至右順序是聖體小堂,福傳小堂,中華殉道聖人小堂及亡者小堂。除了福傳小堂外,其他小堂所使用的祭台及座堂的聖洗池,都是由威靈頓街舊教堂搬過來的。這三個舊祭台及聖洗池,可視為堅道和威靈頓街兩座教堂在歷史上有緊密關係的最好憑證。

【主教座堂聖體小堂】
【主教座堂福傳小堂】
【主教座堂中華聖人殉道小堂】
【主教座堂亡者小堂】

時日推移,主教座堂有加建的東西,也有被拆卸、摧毀或取消的事物。座堂內悅目的彩繪玻璃窗,是先後於1923年及1985年裝置的,而教堂中央的尖塔和頂上的大十字架及祭衣房二樓,也都是在廿世紀五十年代加建的。

【主教座十字架】
【主教座堂十字架背面】

主教座堂的聖若瑟祭台,是當時的意大利國王是威靈頓的舊主教座堂的正祭台。

【主教座堂祭台】
【主教座堂聖體櫃】

教堂從前採用蠟燭和氣燈來照明,現在也被射燈所代替了。過去,參加禮儀多要帶備扇子取涼,現在教堂已安裝了空調系統。以前,講道者要爬上教堂中央大石柱的講道壇上大聲疾呼,而現在,講者只需站在讀經台上透過擴音器便可清晰地講道。這些變化都見證了百多年來香港人生活上的改進和時間的遷移。

【主教座堂蠟燭】
【主教座堂讀經台】
【主教座堂領洗池】
【主教座堂修和聖事室】

主教座堂幾乎每二十年就大規模的維修一次,透過基本維修和提高座堂內設施的水平,保護工程不僅鞏固了原有歷史建築的結構,亦振興了香港天主教會的靈性和團體生活。2008年為了慶祝120周年堂慶,主教座堂又再進行了一次維修工程。修補和改善教堂,是每一代的信徒自然負上的責任。可幸,每次維修都有信徒及教會的朋友慷慨樂捐,在教堂大柱底座的小石碑上,都刻有他們的名字。1998年的一次樂捐者名字則刻在正門內牆的紀念牌上,鼓勵後人再接再厲,保護這座與香港社會一起成長的教堂。

以止片段皆屬 香港教育局委託 香港教育大學宗教教育與心靈教育中心製作之多媒體電子學習資源套的部分片段。
版權屬香港教育局所有,可作非牟利教育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