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座堂婚姻與家庭牧民           
                

故鄉情懷

禾田

                                                              相片欣賞

上月首主日(五月二日)為西貢鹽田梓聖若瑟堂主保瞻禮日,當日上午十一時卅分舉行感恩祭,特別邀請陳志明副主教主禮,柯毅霖神父(鹽田梓傳教史略作者)共祭,並為當日朝聖者特別安排於下午出發島上「宗教、文化、生態之旅」,讓他們認識十九世紀六十年代聖言會第一位中國福傳傳教士聖福若瑟(Rev. Josef Freinademetz, SVD, 1852-1908),及了解聖人昔日傳教艱苦歷程。

陳副主教原是鹽田梓第七代原居民,在十一名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七,人稱「七哥」,目前已經四代同堂,他本人輩份更升為舅公;而在其充滿聖召的家族中,除了七五年逝世的叔公陳丹書神父外,還有五位修女,其中一百零二歲的姑婆,屬寶血女修會,剛於上月去世,而八十多歲的姑媽,屬沙爾德聖保祿女修會,則仍然健在,另外一位獻身上主的就是副主教本人,可知他祖先的家庭真是一隻「聖召的搖籃」。

當日,副主教在他的四哥、四嫂陪同下,率領主教座堂主內兄弟姐妹一眾五十多人,乘坐旅遊巴及專船回到故鄉鹽田梓,親自主持感恩祭,及藉此與他的鄉親父老敘舊。他哥哥Simon在途中向我們解釋,鹽田梓又叫鹽田仔,是位於西貢半島以南的一個小島,全村居民都是姓陳的,可以稱為「陳村」。 1866年聖誕節,村長帶同卅人領洗奉教。 及後,全島居民於1875年均受洗,並捐出一塊地給神父興建聖堂及學校。 1879年,在聖言會會士福若瑟神父努力協助下,改建舊有小堂。 新聖堂於1890完成,奉大聖若瑟為主保,而福若瑟神父本人亦於2003105日被列入聖品。今天島上居民已全部搬走,遷往市區或外國謀生。 每年五月首主日,分居四散的子孫,都會藉著主保瞻禮返回家鄉,參加慶祝活動,同頌主恩。

到了西貢,有慶祝委會安排的六艘專船來回接送教友到小島朝聖,非常熱鬧。 座堂眾兄弟姐妹亦急不及待將車上帶來的彌撒用品、書籍及公教報搬下車,趕往乘船。突然收到電話,得悉島上聖若瑟小堂已坐滿了人,可見回鄉慶祝的人甚為踴躍。

到了對岸,祗見本是寧靜的小島,一片熱鬧,到處是各地來朝聖的教友。 拾級而上,居然給我撞上了幾位來自不同堂區的朋友,他們都因著聖人的獨特傳教歷史吸引而來。進了小堂,剛用了百多萬翻新修葺後的聖堂(經費由熱心教友捐出),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簇新的跪櫈,金黃色襯上綠色的琉璃氣窗,奶白色的牆壁配以灰色的牆線,中國傳統紅色祭台後的壁龕安放了大主保聖若瑟聖像,壁龕保留舊有紅色牆線,而地板則漆上環保色彩綠色,氣氛溫暖感人。 小堂座無虛席,連中間通道也躋滿了人,雖然如此,不減朝聖者誦念玫瑰經祈福之熱忱。

彌撒開始,首先有村代表陳忠賢先生及西貢聖心堂議會代表鄺女士分別致歡迎詞。 陳村長更透露村委會將計劃發展「鹽田梓村歷史文物室」及「渡假村」,以便教友能體驗聖人福傳之旅及昔日傳教士的農村生活。彌撒完畢後,我們稍進小食,明愛社工陳美潔小姐立即安排教友分A、B兩組分兩路出發行走「島上宗教、文化、生態之旅」。

主教座堂眾兄弟姐妹真有福,陳副主教極盡地主之誼,親自領隊,兩手拖著兩個小孩向前走(「讓小孩來吧!天國正是屬於這樣的人。」瑪 十九14),他帶領我們走遍全島,途經不少荒廢舊屋,其中一間乃「七哥」兒時故居,緬懷往昔,祗見庭門依舊,惟滿佈青苔的牆壁後祗留下了垢樓敗瓦,竊窺屋內,仍見倒塌了的舊式爐灶及掉了指針的掛牆鐘一個,可見當時的生活文化。 隨團港大古蹟文物保護研究客席講師林社鈴先生亦為我們詳細介紹,使我們對鹽田梓村村民生活及文化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再向前走,「七哥」給一舊鄉親打個招呼,小孩子興奮地跑上了這家舊屋的二樓,我們惟恐踏齗了他們的木板梯級。 轉過後山,我們經過陳氏祖墳地,發覺每個墳墓的墓碑均裝上十字架,「七哥」停下來為先人祈禱及行三鞠躬禮。跟著向南走上山頂二亭,遠眺滘西洲及紅樹林,飽覽山明水秀、海岸風光。 林先生指出對岸應有田五塊及陳氏第一代祖墳地段,原本是陳姓祖先產業,現在該地段業權已歸屬高爾夫球會了。

這時候,陳副主教看見眼前如畫的風景,心曠神怡,頓時勾起兒時情懷,不禁興致勃勃,遂邀請梁博文(即在每主日十一時彌撒中,為主教座堂拉奏聖樂的小兄弟)拿起小提琴來演奏一曲由舒曼作的「兒時情景」。琴音繞樑,樂韻時而柔揚,時而急挫,剛好配合了正在亭台上嬉戲的天真活潑的小孩,你追我逐之情景,獲得全場熱烈掌聲讚賞。在眾人極力邀求之下,他再演奏一首由克萊斯納所寫的「愛之歌」,給予我們另一種愛的感觸,不期然而然,一齊祈禱:「感謝主,我們歌頌祢,袮讓我們回到祢的大自然懷抱中,感受主袮的愛。」最後,我們亦為這位小兄弟即將赴德國留學深造音樂而祈禱。

休息過後,我們下山往防波堤,沿途遊覽羊腸小徑,認識了當地生態環境,及一些罕見的植物:例如假蘋果、玉葉金花及貼生石葦。副主教更特別介紹一棵稀見的植物給我們看,當地人稱它為念珠花,它的黑色果實晒乾後可用作串成玫瑰念珠。 再向前行便可到達滘西洲,由於有數位教友有要務在身須趕返香港,我們惟有取道回程,乘船返西貢。「船划到深處去,••」(路 五4),眾兄弟姐妹仍舊依依不捨,腦海中泛起了陳副主教兒時舊居「棄而不用的掛鐘 - 鐸鐘」,彷彿在那遠方敲響了聖召的鐘聲,我很自然地垂首望著在手中滾動著的黑色果實念珠豆,默默祈禱,祈求聖人福若瑟祝福我們,並成聖我們家庭牧民及聖召的福傳旅程。

『祈禱是通往天堂的鑰匙,它是我們成聖旅程的手杖,生命活水的泉源及養育靈魂的食糧。』                   - 聖福若瑟

“Prayer is the key to paradise. It is the staff of our pilgrimage, the spring of life-giving water, the food that strengthens our souls.”   
                                     - St. Josef Freinademetz